我在常德等你过年——荞麦豆皮

小时候,爸爸教我一个谜语,“红竿竿,绿叶叶,开着白花花。”我猜来猜去也猜不着,到了花海般的地里,我才知道谜底是荞麦。

逆江小鱼——荞麦

荞麦给我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,只模糊地记得是浅绿色的颗粒,唯一深刻的在于母亲的反复叮嘱:“荞麦是粗粮,多吃对身体好!”所以,家里每年都制作大量的荞麦豆皮,配上青菜,煮成一锅,既可以作为早点,也可以作为夜宵。

常德荞麦豆皮

荞麦豆皮的做法类似北方的炒饼,将荞麦粉和水调浆,在锅里抹上淡淡的一层菜籽油,迅速地将浆水烙成薄饼,取出切丝晾干,然后暴晒封存,就可以随吃随取,一直过完整个春天。

常德制作荞麦豆皮

常德,荞麦豆皮的晾晒

荞麦豆皮清淡爽口,容易粘汤,常吃有开胃宽肠,下气消积之功效。过年大鱼大肉吃得腻了,我最爱这个,捧着热气腾腾的荞麦豆皮,轻轻吹开一个口子,慢慢地吸嗦,感觉热量从嘴巴一直流淌到全身,最后到达指尖,激起一片淡淡的红晕。一碗完毕,全身舒坦,额头也微味见汗,本欲罢手,却又忍不住在母亲的提醒中再添一碗。

常德,热气腾腾的荞麦豆皮

不知不觉中,口水已淌到了胸口,打开纸巾擦了擦嘴,却又仿佛看到了荞面豆皮在锅里翻滚,以及那张慈祥的脸。

首页社会